我是抖M吗

太陽が輝く限り、希望もまた輝

你在终点等我

这首歌对我很重要。

路过的小透明:

纯属脑洞  和真人一切行为无关  请勿上升!
这篇是关于流浪的,甜,祝大家中秋节快乐
  


    
///
  
「是你给了我一把伞
撑住倾盆撒落的孤单
所以好想送你一弯河岸
洗涤腐蚀心灵的遗憾......」
  
  
   
听说饭圈开始传起了小偶像们续约与否的厕所消息,传得有鼻子有眼,若非是当事人恐怕冯薪朵自己都要被诓骗了去。
  
事实上公司还没人提这茬。不过续约是不会再续约了,这基本是大家默认的事。只是想到这里不免唏嘘,刚进团时觉得日子长的难熬,讨厌伪装,讨厌迎合,讨厌这样像缸子里的鱼被饲养观察的日子。谁能想到呢?有一天会为跳出鱼缸后的归途思虑着,只为了不做那条龟裂土地上挣扎旱死的鱼。
  
冯薪朵觉得突如其来的瞻前顾后有点不像自己,这样努力周全活着的,不是陆婷才会做的事吗?
  
五年来的相处到底是渗透在了大大小小的地方。
 
  
  
这段时间实在太过疲累,稍稍告一段落后公司才准了她数月前请的假,谁料陆婷的工作又接踵而来。
   
冯薪朵是一个旅游从来不提前做功课的人,往日的出行基本都是陆婷忙前忙后制定好详细计划,她就负责出个人。每次到了目的地,被陆婷拎着来回跑,倒也舒坦。
  
这次竟然破天荒的自己做起了计划,陆婷欣慰极了,女朋友被教育了五年,终于有了一些长进。
 
结果冯薪朵看了半小时就跑去打起了游戏。
 
 
“你不是做计划呢吗?你准备去王者峡谷旅游吗?”
陆婷一边擦头一边问床上摊着打游戏的某人。
  
冯薪朵头也不抬,“不管了,到那里再说吧。”
  
是真的一点儿都不在乎几天后的死活。这样的戏码上演太多回了,陆婷叹了口气,“你可真是什么都不操心,糊里糊涂地过。”,她把毛巾晾上,又问冯薪朵:“你想去哪?我看看。”
 
 
冯薪朵把手机放下,看着陆婷插上吹风机吹起了头发,她才说:“我想自己去。”
 
陆婷没听清,关了吹风机问:“你说什么?”
 
“你不是要进组吗?我自己去就行了。”
  
  
陆婷伸手拍了拍冯薪朵的额头,“你没毛病吧?就你这样子啥也不搞,你不怕把自己丢了吗?”
冯薪朵顺着陆婷手上的力就要往床上倒,又被陆婷一把拽回来,
 
“我进组不是还有十来天呢,不够你玩的么?”
  
冯薪朵又倒回床上,盯着天花板上“吃饭!”俩字良久,才在陆婷不可思议的目光下回答道:“这次我想自己去。”
  
  
她们一起生活了五年之久,彼此之间大到一句话,小到一个表情都再熟悉不过,陆婷知道冯薪朵来真的了。冯薪朵大多数时间都哼哼唧唧很好说话,可一旦坚持的事九头牛也拉不回,倔得很。
 
 
就这样,迷一样的怄起了气。
  
  
  
旁边的人气呼呼地钻进了被窝,气呼呼地给手机插上充电器,又气呼呼地关了灯,一言不发。还刻意贴在了床边儿睡,两个人离得远远的。
 
冯薪朵知道自己惹着陆婷了,想想也的确是的,向来都是一起出行一次不落,自己突然要一个人去,好像故意把她撇下一样。
 
可是多天的连轴转让冯薪朵恍恍惚惚,跟陆婷一起的话总是习惯性不带脑子,她现在急需一个清醒,想把自己捋一捋。
  
 
 
直到走之前陆婷也没跟她说话,她是早上的飞机,出门前对还在睡觉的陆婷轻轻说了句:“大哥,我走了。”
 
她知道自己的动静让一向睡觉很轻的陆婷早已经醒来多时,也知道陆婷此刻在装睡。
 
门被温柔合上,屋里刹那间恢复漆黑一片,走廊里拖着行李箱的声音渐渐走远,陆婷才睁开了眼睛。
 
真可恨!
陆婷恶狠狠地想,让她丢了算了,让她一辈子见不着我。
  
不过三秒心又再次悬到了嗓子眼,她一向胡乱来毫无章法,不会出什么事吧?
 
紧接着后悔开始从心往外冒,泛到口中变成一嘴苦涩。陆婷又想,如果当时拦着她就好了,跟她发脾气,死皮赖脸地跟去。
于是她开始祈祷最好来个十级大风让冯薪朵的航班延误延误再延误,延误到不得不回家。
 
可惜这天晴空无云,风光一片大好,冯薪朵顺利启航,没多久就抵达了日本。
  
  
 
漫无目的旅行,想到哪里就去哪里。
很奇妙的是冯薪朵在毫无察觉地情况下去了很多曾经和陆婷一起去过的地方。
 
 
这个神社,她们一起来过。其实俩人都是无神论,陆婷双手合十煞有介事地祈愿的样子还被冯薪朵笑称装模作样。在这里还拍了一张照片,啊对,还存有这张照片来着。
  
冯薪朵坐在旁边的石椅子上在相册翻到这张照片,那天也是这样的好天气,但有一些风,陆婷的头发没现在长,风把她的头发吹到了额前,她笑得很开心,露出尖尖的虎牙。陆婷不笑的时候总是让人觉得凶凶的,但一笑又意外的可爱。

 
后来陆婷才跟她讲,那天许了两个愿望,一个是希望冯薪朵健康、少生病,一个是她们能发财。又怕神明嫌她贪心,忍痛取舍后,决定还是以前者为重。
  
  
 
又去了奈良看鹿。
 
这里的鹿因为常年被人类投喂变得一点也不怕人,更甚者还会盯着人手中的食物趁其不备抢了去。第一次来的时候冯薪朵说这些鹿不懂礼貌,陆婷却兴致高昂,一头扎在讨食的鹿群里头也不回地说她不懂风情,说这些家伙明明是可爱。
 
冯薪朵看着眼前这只小鹿怯生生接过她手里的食物,站在一旁温柔地咀嚼。吞咽过后还冲她摆了摆尾像在表示感谢。
她忍俊不禁,
 
 
“还是你比较可爱。”
  
  
 
 
附近这家不起眼的小店的料理很好吃,她们之前来吃过一次。
  
最棒的要属这里的梅子酒,梅子味道很浓可酒精度数并不低,那次陆婷哐哐哐几大杯下肚后说话都变得不太利索,还非硬嚷嚷着自己千杯不醉,接着开始谈天说地胡说八道,吵吵闹闹的。
  
她打了出租跟陆婷回酒店的路上,陆婷枕着她的肩膀又睡得踏踏实实,乖得和刚刚判若两人。
   
 
夜晚路灯暖黄色的光影跳跃在这人熟睡的脸上,司机放了一首舒缓的歌,车里还有梅子的味道。路程并不远,也不知怎的,那段路好像走了很长很长,冯薪朵记得那时她脑子只剩空白,她的心被柔软浇灌决堤,她不受控制地竟然生出了永远停在此刻的想法,因为那刻真的,太美好了。

  
 
冯薪朵点了一杯梅子酒,可她并不能喝酒。只是闻了闻,贪恋这一如从前的味道,贪恋……陆婷。
  
冯薪朵从来都不是没了谁就无法自理的女孩子,相反的,她在这之前也没在任何人身上寻到归属感。世界从来都是棱棱角角界限分明的,她一路过来与其他人的界限擦肩而过无数次,也习惯了保持恰如其分的距离。直到碰见陆婷,也只有陆婷。
让她忘记距离,模糊界限,释放了所有的归属感。
 
  
  
她到一个景点都会拍照片发给陆婷顺便报平安,陆婷每次都冷淡的要么回答“嗯”要么回答“知道了。”
  
那边孙芮的微信却像八月蝉鸣7*24轰炸着,内容无非就是叮嘱她注意安全,这样的车轱辘话来回颠倒着说,焦灼炙热的担心隔着手机都烫手。
  
这样老妈子的语气当然不会以直男著称的孙鸡能发出来的,背后之人用脚趾头想想也知是谁。
  
所以冯薪朵才会不嫌烦一遍遍地迎合回答。
 
   
缓慢又漫长的旅行要结束了,孙鸡微信发来一条叫她注意时间,不要误了飞机。
 
冯薪朵打下“知道了”正要发,又若有所思,而后她嘴角飘起皎洁的笑,又加了句“你也好好拍戏哦”,发送。
 
 
对面就再无回音了。
  
  
冯薪朵想象陆婷看到这条的表情就忍不住心情好了起来。她在飞机上回想了这一趟旅程,未来的路到底该怎么走仍旧是没想明白,但捋清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我一直追寻着你心情的足迹
被所有的人误解 都要理解你
准备好 当擦亮你天际的浮云
你却在终点等我 笑里有雨滴......」
  
    
   
    
陆婷此时已经进了组开始准备拍戏,得知冯薪朵平安落了地,心里压了好多天的石头总算也跟着一起落了地。
她舒了一口气,突然也不再气冯薪朵了。
   
虽然总嚷嚷冯薪朵懒,不爱收拾家里,出门不带脑子,总是迷迷糊糊,什么都要她来操心。
但明明她是自己很享受被冯薪朵依赖的感觉的,她需要被需要的感觉,一直以来也是冯薪朵在给予,才让她在爱里成主导,养出了坏毛病。
  
可冯薪朵是一个独立的、很好的女孩儿,即便没有她在身边也可以把一切打理得妥帖。甚至她还有着优于常人的特别的思想和最澄澈干净的心灵。
她理应属于自由。
  
  
  
陆婷心想,如果见到她一定要给她一个拥抱。
哪怕下一秒就会走向陌路,也一定会给她最虔诚的祝福。
  
  
  
「我甘愿成全了你珍藏的往昔 
只想你找回让你像你的热情  
然后就拖着自己到山城隐居......」
  
  
  
“陆婷,外面那个是你朋友么?说来给你送衣服。”
 
剧组的工作人员喊住陆婷指向外面,陆婷顺着手的方向望去。
冯薪朵缩着脖子站在远处,看见她看向自己,忙不迭地把手从口袋里伸出来挥了挥手。
   
这边刚下了一场雨,空气湿凉,说是来给人送衣服,结果自己冻成了这个样子。
  
真傻。陆婷想,还是和以前一样傻。
 
 
陆婷把房卡给了冯薪朵让她先去房间等着。然后自己一路绿灯状态良好完成了当天的拍摄任务。
 
 
冯薪朵给她开了门,思念的阀门就再也关不住。
 
冷风顺着门缝和陆婷一起挤了进来,陆婷瞥着冯薪朵刻薄地从嘴里挤出一句:“你来干什么?”
冯薪朵嬉皮笑脸凑上来吻住了陆婷的嘴。
  
这个吻持续了很久,陆婷一边吻一边把手探进冯薪朵的衣服。但她一路顶着冷风回来,手指冰凉,冰得冯薪朵一个颤栗。
她又把手伸出来,吻也停了。
  
陆婷又问冯薪朵:“你怎么来了?”,刚刚一番旖旎让她这声温柔了许多,冯薪朵满意地笑了笑。
  
  
“一下飞机我就来了。”
“我太想你了。”
  
  
   

「没有你的地方 都是他乡
没有你的旅行 都是流浪
那些兜兜转转的曲折与感伤
都是翅膀都为了飞来 你肩上」


///

评论

热度(2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