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抖M吗

太陽が輝く限り、希望もまた輝

【塞纳河乱斗】 周末同床 (四十九)

敲碗等更新∠( ᐛ 」∠)_

背背走天涯:

【四十九】


 


收到鞠婧祎发来的航班号之后,黄婷婷盘算了一下,如果卡在下班的时候就出发,那刚刚好来得及赶得上去接机。一想到马上就要跟女朋友见面,她还是期待值满满的。


 


所以就算是睡得实在很晚,但接下来一整天的情绪,她还是蛮好的。


 


再加上,这天接待的患者里没有最令人头疼的熊孩子,最后一位还是位颜值颇高的女孩子——有一头乌黑浓密的长发、眼睛大大的、就像是漫画里走出来的美少女那样标志。


 


看着人家充满着满满胶原蛋白感的脸庞,黄婷婷不由自主地想:哎呀,年轻可真好啊。


 


“医生,那我之后要注意什么呀?”小姑娘长得好看,说话声音也是软软的,虽然没有刻意在撒娇什么的,但听上去也是甜甜的,很舒服。


 


这样的患者应该多来几位才是。


 


身为一个资深颜控,黄婷婷在心里感慨着。这位美少女是来做牙齿矫正,需要带牙套,她想了想,一边送她到大堂,一边耐心的嘱咐对方注意刷牙漱口、带牙套的期间尽量不要吃有颜色的食物等等。女孩听得认真,频频点头,末了声音甜甜地道了谢。


 


“胡晓慧你好了没?”


 


大堂到诊区的门口有人探头探脑,还毛毛躁躁的叫着女孩的名字。黄婷婷循声望过去,还真是巧,等着人家女孩子的还是个熟人——那不是经常在便利店值夜班的段艺璇嘛。


 


“好了好了,你催什么呀~”被叫做胡晓慧的女孩子嘴上应着,不紧不慢的走过去。而段艺璇见到了黄婷婷,下意识地吐了吐舌头,冲着她打了声招呼,然后和胡晓慧一路打打闹闹着走了。那一路你戳我一下我杵你一下的样子,十足的像两个小学生。


 


不过看着俩人背包上挂着的同款挂饰,黄婷婷忍不住笑了,免不了又感慨一声:年轻可真好呀。


 


成熟虽然是很好的事情,不过,趁着年轻肆意妄为,也是挺有意思的事情。但恋爱还是会让人变得年轻,在机场等着鞠婧祎出来的时候,黄婷婷手里端着在星巴克买的咖啡,觉得自己好像是等女朋友下课的小男生一样,十足的期待,兴奋中还有点紧张,期间还不断的掏出手机照照自己,弄弄头发扯扯衣领,时不时轻轻踢两下脚边的栏杆,刷两下微博就冲着出客口张望两眼,生怕错过了。


 


焦躁不安中,微信的提示音响了,黄婷婷连忙打开看,嗯,自己女朋友的那班机落地了。


 


【到了】


【还要在等下行李】


【还要再等下下】


 


黄婷婷反反复复的看着鞠婧祎发来的这几条微信,脸上不自觉的挂上了痴汉般的笑容。以至于接到鞠婧祎的时候,对方禁不住吐槽了一句:“黄婷婷,才十来天不见,你见到我怎么笑得这么猥琐?”


 


“啊?我哪有?”被恋人这么说了,黄婷婷心里觉得委屈极了,眉毛都耷拉下来了。


 


像是只可怜巴巴的大型犬那样,弱小、可怜、无助。


 


她摇着尾巴跟在鞠婧祎的身后,手里拖着对方的行李箱,一路自怨自艾的演着丰富的内心戏。


 


和自己的殷勤相比,鞠婧祎就显得有……稍许的冷淡?


 


黄婷婷在想,是不是错觉呢?


 


“小鞠,你是不是太累了?”


 


看着上车以后就靠着车窗微闭着眼睛不说话的鞠婧祎,黄婷婷小心翼翼的问道。一走就是十来天,黄婷婷忽然觉得,自己的女朋友看上去稍微有点陌生,她不由得扯了扯鞠婧祎的衣角,想引起对方的注意。


 


“呃,是有点,之前展会很忙,我又是第一次带队,所以一直比较紧张。呐,一直坐飞机……就有点累。”鞠婧祎揉了揉太阳穴,转头对着黄婷婷挤出一个笑容,想了一想,换了个方向靠在了她的肩头。凑近了一看,黄婷婷发现鞠婧祎的黑眼圈已经重到即使是遮瑕霜都挡不住的程度,心想她应该的确是很累了,就不再说话,只是调整了下坐姿方便鞠婧祎靠得更舒服些。


 


过不了多一会儿,鞠婧祎就睡过去了,嘴唇无意识的蹭到黄婷婷的脖子上,惹得她心里有些痒痒的。然而回程的时候正赶上晚高峰,堵在高架上半天都动弹不得,等到慢慢腾腾到了黄婷婷住的小区附近,天已经黑透了。月亮高高的挂在天上,冷风一阵阵吹过来,鞠婧祎得浑身抖了一下。黄婷婷看着路边的便利店,就拉着鞠婧祎走进去,伸展下筋骨顺便买杯热饮。


 


“欢迎光临!”


 


这么有精神的高八度招呼声,除了段艺璇也不会有别人。


 


“哎,又见面了黄医生。”


 


段艺璇眨眨眼睛,探头看了看走到货架边选着小零食的鞠婧祎,自以为压低了声音问道:“哎哟,女朋友回来了,那你今天不会买酒啦?”


 


“小段同学你真的话很多……”黄婷婷白了她一眼,入秋以后,款台上就摆上了热饮的展示柜,她拿了一罐热的罐装奶茶,然后瞄到了在便利店一角休息区坐着戴着耳机玩手机的女孩子,发现正是胡晓慧,便忍不住笑了,“哟,今天有人等你,所以你也不会值大夜班咯?”


 


“嘁,才没呢。”段艺璇被黄婷婷这么一说,脸颊忽然红了一下,刚想再说点什么,就看到鞠婧祎拎着购物筐走过来,吐了下舌头,就赶紧扫码结账。黄婷婷看了一眼,发现鞠婧祎除了平时爱吃的零食之外,还多买了一瓶红酒,心里有些疑惑,但没好意思说什么,买完单就准备走人。


 


“黄医生,你忘记拿手机了——”


 


都已经走到了门口,黄婷婷突然被段艺璇叫住,折返回了款台,交还手机的当口,段艺璇探着身真的特别小声的飞快对她说道:“你女朋友看起来好像不太开心的样子。”


 


黄婷婷眨眨眼睛,不置可否的耸耸肩膀。


 


其实她也蛮奇怪的,按理说看到自己跟别的女孩子多讲两句话,小鞠那个醋王都会禁不住调侃她几句。可这回鞠婧祎什么都没说,回去的路上只顾着心事重重的一口接一口的嘬着热奶茶喝。


 


这让她忍不住猜测,是不是出差的期间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让鞠婧祎变得如此闷闷不乐呢?


 


只是黄婷婷晓得鞠婧祎的脾气,觉得她若是真有心事,自己冷静一下还是会说出来的,就也没多嘴追问。哄着对方喝了点自己熬的白粥暖暖胃,就决定早点洗漱上床休息。待到她洗完澡从卫浴室出来的时候,就看到先洗好的小鞠换上了睡衣却还没有进卧室,而是拿了两个杯子把在便利店买的红酒打开倒上了。


 


“不是说很累吗?那还不早点睡?”黄婷婷一脸疑惑的紧挨着鞠婧祎坐在沙发上,懵懵懂懂的接过了她递过来的酒杯。


 


“是很累,不过这几天都忙到很晚,所以到了这个点儿还睡不着,就想喝点酒再上床。”


 


鞠婧祎懒洋洋的倚在沙发上,曲了膝盖撑着头摇晃着酒杯,眼睛紧盯着里面嫣红的酒浆。沐浴之后的她还带着湿漉漉的水汽,身上满是黄婷婷放在卫浴室里的洗发水与沐浴液的味道。卸了妆素颜的她显得比平时的样子要幼齿一些,眼角的泪痣清晰可见,黄婷婷见了,心中忍不住一动,凑过去在她泪痣上亲了一下,搂住了她肩膀贴在耳边柔声问道:


 


“是这次出差有什么不愉快的事情发生么?看你好像比平时出差回来还要累的样子。”


 


“呃,没有,没什么不愉快。”鞠婧祎轻轻抿了下嘴唇,呷了一口杯子里的红酒,须臾,苍白的脸颊上浮起了一丝红晕。她瞄了黄婷婷一眼,似乎欲言又止。


 


黄婷婷见到她这副样子,心里的疑虑更深了,她想了想,觉得有必要把关于易嘉爱的事情交待清楚。


 


“对了,小鞠,这两天我找时间跟嘉爱聊了一下,很多话也说得很清楚了,之后我自己也会注意,不会有什么让你误会的事情了——”还没等说几句,就被鞠婧祎竖起来的手指抵住了嘴唇。


 


“好啦,阿黄,我相信你,关于这件事,我们就不聊了,好不好?”


 


鞠婧祎摇了摇头,一口干掉了酒杯里剩下的红酒。酒精刺激之下,她的脸颊变得更红了,眼神也变得迷蒙起来。黄婷婷看着眼前如此的她,不由自主的咽了下口水,喉头一动,吞咽口水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明显。见了女友如此,鞠婧祎忍不住笑了,倾身过去用鼻尖蹭了蹭黄婷婷的脖颈,软绵绵的说道。


 


“好,不聊就不聊,但是我事先声明哦,是你不让我聊的,不是我没交代清楚的。以后你也不要说我什么都没跟你没讲……”黄婷婷想起了之前小鞠与自己大吵一架的事情,委屈的往后缩了缩,眨巴着眼睛看着她,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


 


“咦,求生欲很强哟~~”看着黄婷婷往后缩,鞠婧祎脸上的笑意更深,又往她的方向挪了挪,睡裙的肩带从肩膀上滑落下来,隐隐的透出一丝诱惑的味道,“好了,我知道,我们阿黄最老实了,不会做对不起我的事,对不对?”


 


“那当然啦!”这回,黄婷婷终于有百分之百的底气回答鞠婧祎了,腰杆也挺直了许多,提高了音量应道。旋即又觉得自己这样的反应可能会被鞠婧祎吐槽太过直男,转而就放低了声音,腻腻歪歪的反问她道:“话又说回来啦,我们鞠总在外面这么久,有没有想我呢?”


 


“没有,一点都不想。”鞠婧祎冲她挑挑眉毛,故意说了反话。


 


“是么?不想我还大半夜打电话吵我啊?”黄婷婷伸手绕过鞠婧祎纤细的腰肢,把她扣在怀里,侧过脸轻咬了一下她的耳垂。


 


鞠婧祎被激得后背抖了一下,柔顺的靠在黄婷婷的肩头,手搭在她的手腕上,拨弄着那枚自己送她的手镯:“那你不也是一样?”


 


黄婷婷被她撩拨得几乎把持不住,手不老实得顺着鞠婧祎的后腰滑下去,落在她的翘臀上小心的抚弄着,却换了副一本正经的口吻说道:“不过,小鞠你今天看起来有点怪怪的。”


 


她这番话,却让鞠婧祎有些惊诧,一下直起腰来,略带慌张的反问“哪里怪?”


 


“唔——怪可爱的。”黄婷婷见了她的反应,愉快的炫耀起了自己最近学到的土味情话,顿时惹得鞠婧祎炸了毛,嗔怪着扬起手去捶打黄婷婷的肩膀,却被她一把抓住了手腕,拉到了怀里,用公主抱的方式抱了起来,大步的向着卧室的方向走去。


 


有一阵子没亲热过了,她自己也很急躁了。


 


但鞠婧祎仿佛比她还急,床笫之间的索求变得热烈主动。大概也是之前那杯红酒作祟,黄婷婷觉得鞠婧祎放得更开,就连缠绵时的声音都是甜腻异常,这惹得她愈发投入。待到结束时,整个人都汗流浃背,两个人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湿漉漉的。


 


“阿黄,其实我……”


 


情事过后,鞠婧祎蜷缩在黄婷婷的怀里,手指在她锁骨上来来回回画着圈,吞吞吐吐地说道。


 


“你怎么了?”黄婷婷倒是有些乏了,眼皮沉得睁不开,眯着眼睛懒洋洋的随口应道。


 


“哦,没什么。”鞠婧祎想了想,止住了话头,凑过去亲了亲黄婷婷的肩膀。若无其事地结束了这个话题。


 


 


 


 



评论

热度(280)

  1. 我是抖M吗背背走天涯 转载了此文字
    敲碗等更新∠( ᐛ 」∠)_